11岁女孩刷140万打赏男主播如果不刷我觉得没面子……

近几年,各种网络直播平台

在年轻人的生活圈子里越来越火

“如果我离开他了,再也不给他刷了的话,他就会发骂我的东西。”

《暂行办法》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如今,《暂行办法》落地。

8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切实保护平台经济参与者合法权益,打击以“打假”为名的敲诈勒索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打假往往是假打,其手段更是不惜造假,以定制假货鉴定书、质检报告、医院证明等手段要挟卖家,利用商家不懂法、怕麻烦的心理,屡屡得逞。

在今年8月底答复全国人大代表李长青的建议中,市场监管总局明确,职业索赔已背离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规定民事惩罚性赔偿制度的立法本意,将配合司法部尽快出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对广告宣传、标签标识、说明书等存在不影响商品或者服务质量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不属于欺诈行为进行细化规定。

竟然打赏主播上,消费了140万元

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市场监督管理投诉举报处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明确规定“不是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或者不能证明与被投诉人之间存在消费者权益争议的”而发起的投诉,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不予受理。

如市场监管总局当初的承诺,《暂行办法》对恶意举报投诉规制意见予以回应,明确规定对“不是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或者不能证明与被投诉人之间存在消费者权益争议的”而发起的投诉,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不予受理。

“如果我给别人刷,他就会说‘你为什么给别人刷,不给我刷?’

公开信息显示,在近四年全国两会上,已有近40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规范职业索赔的建议。例如,全国人大代表储小芹在2018年的全国两会上提出,“职业索赔”的动机并非为了净化市场,而是利用惩罚性赔偿为自身牟利或借机对商家敲诈勒索,有的行为严重违背诚信原则,无视司法权威,浪费司法资源。因此她建议逐步遏制职业索赔的牟利性打假行为。

“如果我不去他直播那一天,他就一直叫我去他直播间。”

职业索赔对营商环境更是造成损害。近年来,因成本低,获益大,电商平台更是职业索赔者活跃的新“舞台”,即便被发现是“冤枉”了店家,但下架、封店等处理已经对商家造成了不可逆的损失。

孩子本来心智就不成熟,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并没有完善,还在形成阶段,对待事情太儿戏,缺乏理性思考对社会的认识也有所欠缺。他们往往都不能区分出哪些东西该不该做。

3.不用金钱鼓舞孩子

看上去好像是孩子早熟打赏主播,有了精神慰藉,有了陪伴需求,实际上都是因为家庭给予的爱的感受太弱,让孩子不得不转移注意力,寻求网络虚幻的寄托。

《报告》指出,和职业打假不同的是,“职业索赔”往往假借打假之名、行敲诈勒索之实。一般路径为“一买、二谈、三举报、四复议、五诉讼”。此外,“职业索赔”目前正呈现团伙化、年轻化、产业化等趋势。

2.让孩子合理使用金钱

“这一规定既符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关消费者定义的规定,又关闭了以营利为目的的所谓职业索赔人的投诉之门,还能减轻监管部门的负担。”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宝昌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父母要让孩子知道金钱对一家人生活都是重要的,不是给某个人特定使用的。让孩子学会合理分配和使用自己的零花钱,学会计划消费,培养合理的消费习惯。

职业打假,看似对消费者有利,其实不然。

市场监管总局分别于今年5月和9月两次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市场监管总局日前在对社会公众意见采纳情况的说明中称,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共收到各界反馈意见280条,主要集中在规章调整范围、恶意举报投诉规制、举报的程序性规定等方面。

认定仍有难度 建议修改消法

邱宝昌在肯定《暂行办法》意义的同时提醒,对于脸上没有标记的自然人的投诉,如何认定其是以生活需要为目的,还是以营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在实践操作中或存在难度,建议修改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或在有关司法解释中予以明确。

打假变成假打 损害营商环境

“她这个年龄,会有一些青春的萌动的,容易被他们的话骗。”亲友说,从聊天记录来看,这些主播分明知道孩子只有11岁。

在检讨书中,洋洋称其中一个主播在线下对她说一大堆好话,很关心自己。如果她不刷礼物,就会觉得“没面子,压力很大”。洋洋称自己买金币的时候不知道有自动扣费,最初一天五百以下的充,之后一天能充值几千元。

4.让孩子明白金钱的意义

洋洋亲友说,洋洋妈妈常年做收废品生意,爸爸是一普通单位的上班族,平日里陪伴孩子时间很少。她还有两个亲哥哥,都大10多岁,联系也不多。因为夫妻两人工作生意忙,洋洋妈妈便将自己手机交给洋洋使用,“为了联系孩子、接送上学方便。”

目前,洋洋的家属已经采取法律手段。

据透露,职业索赔所耗费的资源是一般正常投诉的4倍至5倍,公共资源被少数团伙恣意挥霍,反而让真正影响到消费者和市场经营秩序的问题无法得到处理。

被家人发现之后,洋洋承认,“拿了妈妈手机有点害怕。”她说,主播里有“2个不好的”,给的“钱最多”,“我帮了他们(拿第一),他们也没给我好处。”

1.让孩子知道钱的来之不易

除了家庭教育,这些巨额打赏也和孩子的金钱观有关,其实很多孩子家里并不见得富裕,但如果他们对金钱没有概念,一样可能随意挥霍。

11岁女孩也沉迷上了网络直播

在直播中,可以看到各种主播唱歌、跳舞

前几日,深圳一名叫做洋洋的

以“打假”之名,通过恶意投诉而牟利的大门下月起将被关闭。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带动了视频直播的兴旺,也吸引了众多的未成年人成为了直播平台的“小观众”。巨额打赏主播事件频发背后是家长对孩子教育缺失、疏于管理,也是直播平台管理不严的结果。

洋洋家属还称,主播们会跟洋洋装委屈可怜,说话也带着哭声,说“哥哥很困难,你帮帮哥哥”“哥哥没人宠爱”之类的话,洋洋就会说“我来宠你。”

而且大部分的家长对孩子的教育也有不足的地方,所以,孩子从小的教育非常重要,这可能影响他的一生,如果长大以后还没有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

3.没有了正确的教导孩子的行为根源在家庭教育,小学生年级来说,孩子之间差别不大,孩子的对于学习可能需要天赋,但品德认知则是靠日积月累的教导。

在3月7日和主播的聊天记录中,洋洋说:“我感觉我火了。抖音里最有钱之人,克拉最有钱之人。”

职业打假近年来更是发展出职业索赔的趋势。“职业打假本应该帮助政府部门净化市场环境,当好‘啄木鸟’,但现在大量职业索赔者完全是为了自己牟利,根本不管市场环境是否净化,不是为了解决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某地市场监管局消保处负责人说。

最后,很重要的一点,父母要让孩子明白金钱是为人服务的,要做金钱的主人。告诉孩子金钱不是万能的,不能过分追求金钱,失去快乐等。

“我们既要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也要关闭那些根本不以生活需要为目的的职业索赔人牟利的渠道,同时要打开奖励举报之门,鼓励社会公众通过举报获得相应奖励。”邱宝昌说。

多方呼吁遏制 治理文件频出

就在前不久举行的2019互联网法律大会上,《恶意索赔行业观察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发布。《报告》认为,职业索赔已经影响到商家、平台、监管部门、司法部门等多方,破坏了市场营商环境,侵占了消费者正当维权的司法执法资源。

洋洋亲友说,洋洋妈妈收回手机后,仍收到主播的消息。

很多90后、00后,甚至是10后

“如果我不刷,就会觉得没面子,压力很大。”

《法制日报》记者此前在多地调查发现,职业打假的套路越来越深,甚至呈现出团伙化、专业化、规模化、程式化趋势,具体表现为师徒传帮带、培训产出一条龙、专盯包装宣传瑕疵等。

父母在孩子小的时候,所有的不关怀,不教育都会演变成孩子成长过程中一个又一个的令人意想不到的大钉子。

洋洋在检讨书上称,自己是从2018年12月到今年年初才开始接触克拉克拉直播平台,之前只在抖音上看过视频。在平台上洋洋认识了4个主播,之前没转过账。后来其中一个主播教洋洋在淘宝、微信上买金币,为此她注册过4个账号。

此外,在答复中,市场监管总局还透露,正在起草的规章将依法规范恶意投诉举报行为。

这名正在念五年级的小学生

都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2.孩子心智就不成熟

金钱教育对于孩子来说格外重要,有句话说得好,如果父母不对孩子进行金钱观教育,总有一天社会会替你给孩子上这一堂课。

现在才是一天几千的充。”

1.家庭的关心程度不够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拿出巨款打赏主播,家里人却还没有网友们知道的多。可见这个家庭对孩子的关注度不够。11岁的孩子正是需要关怀教导的时候,家长的关注才能让孩子意识到自己,才能不自觉的去规范自己的行为。

那么为什么会频频发生小学生打赏主播的行为呢?

● 不是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或者不能证明与被投诉人之间存在消费者权益争议的而发起的投诉,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不予受理。

“打赏”主播的行为,更是常见

大部分的钱都花在了一个名叫克拉克拉的直播平台,消费方式主要是为主播刷礼物、充值红豆等。打赏的时间大多在下午和晚上。

“依法规范牟利性‘打假’和索赔行为。”9月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和规范事中事后监管的指导意见》,也作此明确规定。

“是不是妈妈知道你刷礼物了花钱了,你告诉哥哥,哥哥教你怎么跟你妈妈说通。哥哥是你坚强的后盾。”

“不仅在平台上,她还私下给主播转账,金额都不小。”家人估算,前前后后洋洋为直播平台消费140万。

自从直播兴起之后,花大钱打赏主播的新闻层出不穷,但是如此低龄、如此巨大的数额,还是再一次刷新了大家的认知。

根据洋洋家属提供的其中一主播发给洋洋的QQ消息显示:“妹妹,我真的把你当成很亲近的人了。”“我还是那个疼爱你的哥哥,因为你给了我一种被人宠爱的感觉。”

“之前只是一天500元以下的充,

其中一名主播还让小朋友(洋洋)跟他一起自残,“你划一刀,我划十刀。”

● 职业索赔已经影响到商家、平台、监管部门、司法部门等多方,破坏了市场营商环境,侵占了消费者正当维权的司法执法资源。

随着职业索赔现象社会危害性的日益凸显,有关遏制职业索赔的呼声渐高。

克拉克拉平台一主播表示,如果不是洋洋骗他说自己17岁,说那是她的压岁钱,根本不会让她给自己刷一丁点礼物:“我都说了,如果洋洋是偷家里的钱刷礼物,我会还给她。”

被家长发现后,洋洋写下了检讨书

在实名举报及告知程序上,《暂行办法》规定,举报人应当提供涉嫌违反市场监督管理法律、法规、规章的具体线索,对举报内容的真实性负责。鼓励经营者内部人员依法举报经营者涉嫌违法行为。举报人实名举报的,有处理权限的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还应当自作出是否立案决定之日起五个工作日内告知举报人。

很多父母羞于和孩子谈钱,更觉得没必要让孩子知道自己工作的辛苦。这是不对的,父母要让孩子知道钱不是无缘无故得来的,是需要付出努力和智慧的,只有这样孩子才会知道赚钱的辛苦和不易,才会懂得去珍惜金钱。

今年以来,中央有关职业索赔的治理文件也频频下发。5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改革加强食品安全工作的意见》,提出“对恶意举报非法牟利的行为,要依法严厉打击”。

作为父母,与其让社会教育孩子,付出惨重代价,不如早早先对孩子进行金钱观的教育,比如以下这些原则:

父母要让孩子知道只有通过正当途径得来的金钱才是合理的,不能为钱做出错误的事情。父母也不能用金钱引诱和激励孩子,容易误导孩子。

如果孩子接收不到来自家庭方面的关怀,就会将自己的注意力砖头他处,就像上面说的打赏主播。父母忙于工作,孩子无人陪伴,在突然遇到主播的问候的时候,就会有一种想要依靠的感觉,就会有一种信任。

日前,洋洋妈妈突然收到银行的欠费通知,得知自己的50万额度信用卡不能刷了。银行卡消费记录显示,所有消费是从女儿的手机转出去,消费记录加起来已有140多万。

“太难以置信了,根本没有用过信用卡,怎么可能欠8万多!”在收到银行发来的信息之前,洋洋父母都没有想过11岁的女儿会沉迷网络直播平台,并为主播巨额消费。

● 对于自然人的投诉,如何认定其是以生活需要为目的,还是以营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在实践操作中或存在难度,建议修改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或在有关司法解释中予以明确。

邱宝昌认为,这一规定正是暂行办法的一大亮点。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规定的出台过程应该并不容易,它是市场监管总局在5个月内,两次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后的最新结果。

与职业索赔者打过的交道,是网店店主小李许久以来的噩梦。其店铺所售卖的一款产品,因标签存在描述上的瑕疵,被一名刚注册不久、信誉评价为零的买家投诉到市场监管部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希望你懂……价格你们开,我撤销”,这名位买家的目的显然并不单纯。在其收到钱后,为展示“诚信”,向小李发送了他在投诉平台的撤销截图。小李从中发现这名买家至少还投诉了30多家企业。